十七月小说网 > 贤妃很忙 > 第七十八章 被赶出府

第七十八章 被赶出府


  镇北侯离开南城的消息不胫而走,胖球少爷趁机赖在候府里面死活不走,不管管家如何委婉的暗示,他全然当做没有听到,依旧我行我素。

  余三娘也还是一副侯夫人的派头,好似昨日被休离的人不是她一般。

  只是他们这般自欺欺人,但是候府里的丫鬟小厮都已知晓,她已然不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夫人了,现下只是一个可怜又可恨的下堂妇。

  “少爷,侯爷离城之时,特意交代老奴速速送少爷和夫人离府。”

  换句话说,尽早滚蛋,少在这里祸害他们了。

  “混账东西,侯爷可是我爹,他怎么可能舍得让我离开!”

  管家沉默,事实上,侯爷的原话可是简单粗暴的多。

  让他们尽早滚离候府。

  当初忍的有多艰难,现下爆发的就有多么猛烈!

  “怎么,你个老东西不信?”胖球少爷半眯着眼睛,本就狭窄的眼睛直接变成了一条线。“这几日,我爹不过是在气头上,等他气消了,自然会原谅本少爷的。”

  管家依然沉默不语,犹如老僧入定,他只是平静的看着胖球少爷,万千言语尽在不言中。

  “你个老东西,为何这般看着本少爷。”

  “少爷,”管家平铺直叙,语气淡然,“老奴一向唯候爷之命是从,不问缘由,只看命令。”

  胖球少爷蹭的站了起来,他气愤至极,怒不可遏的吼道:“放肆,你不过是个卑贱的下人,本少爷才是候府正经的主子。”

  管家任凭胖球少爷气急败坏的辱骂,他面色不改,依旧站的笔直,犹如庭院之中的竹子。

  直到胖球少爷骂的口干舌燥,气喘吁吁的瘫坐在椅子上,急不可耐的喝茶润喉,他这才淡漠的开口,“少爷,请你收拾好包袱,和夫人速速离开。”

  “你…”胖球少爷火冒三丈,“本少爷恨不能宰了你这冥顽不灵的老东西。”

  两人僵持不下,胖球少爷打定了主意赖着不走,他死皮赖脸的坐在那里,挑衅的看着管家,一副你奈我何的样子。

  管家重重的叹了口气,“少爷,老奴本不想让你难堪,如若你不愿顾及脸面,那就莫怪老奴让你颜面尽失了。”

  胖球少爷目眦尽裂的瞪着他,尖锐的质问道:“你个老东西意欲何为?”

  正说着,忽然一阵香风袭来,呛得管家脸色微变。还未见到人影,就听见哭哭啼啼的声音接二连三的传来。

  “少爷~”娇柔的声音期期艾艾,带着说不出的哀愁。

  “少爷啊~”尾音高高的挑起,当真是一波三折,余音绕梁。

  “奴家的少爷哟~”燕语莺声柔媚入骨,犹如蛛丝,缠人的紧。

  管家的眼皮子不由得跳了跳,不动声色的退后了两步。

  只见七位佳人,身着五颜六色的华服,鱼贯而入。

  第一个走进来的红衣美人,二话不说,直接扑进了胖球少爷的怀里,哭的是梨花带雨,我见犹怜。

  “哎哟,我的宝贝你可莫哭了,不然本少爷的心都要被你给哭化了。”胖球少爷勾起她的下巴,轻薄的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,“美人,给本少爷说说,谁欺负你了?”

  黄衣美人见她只顾的哭,急忙凑了上去,愣是在他拥挤的怀中,挤出了一席之地。

  她抱着胖球少爷的脖子,娇嗲嗲的道:“少爷,方才奴家听那丫鬟乱嚼舌根子,说…”

  胖球少爷松开红衣美人的腰,将她推到一边,他阴狠的看着黄衣美人,冷声道:“她们说什么?”

  黄衣美人从未见过胖球少爷如此阴狠的样子,吓的芳容煞白,支支吾吾了半天,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。

  素日里,他经常和她们插科打诨,而她们也习惯了他的嬉皮笑脸风流不羁。

  这不着四六的少爷猛然变得一本正经了,她们竟然有些不习惯。

  “废物!”胖球少爷性子急,等了半天未等到答案,直接把黄衣美人也推了出去,抓住蓝衣美人的手问,“你来说!”

  蓝衣美人吓的哇哇直哭,“少爷,奴家什么也不知晓啊。”

  胖球少爷猛地站了起来,他走到绿衣美人的面前,狠狠地捏着她的下巴,狠厉的问,“你来说!”

  绿衣美人本就是他强抢来的,对他可谓是恨之入骨,根本没有半点的感情可言。

  她之所以跟着过来,可不是为了哭诉衷肠,不过是想看他的笑话罢了。

  这会儿见不可一世的他一脸的气急败坏,她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。

  “现下候府谁人不知谁人不晓,你和你那个是非不分的娘被侯爷扫地出门了。”

  胖球少爷环顾四周,看见丫鬟小厮时不时的偷瞄着他,他总觉得,他们的眼里有着说不出的讥讽。

  “看什么看,再看,本少爷就把你们的眼珠子给挖出来!”

  丫鬟小厮闻言,匆匆离开,他们可不想招惹这只疯狗。

  绿衣美人冷笑,“你还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世子爷么!”

  胖球少爷二话不说,转身就给了她一巴掌,力道之重,径直将她扇倒在地。

  绿衣美人仰天长笑,泪水顺着俏脸流了下来,无声的碎了一地。

  “举头三尺有神明,多行不义必自毙。老天爷真是开眼了,侯爷终于惩治你这恶人了!”

  胖球少爷歇斯底里的吼,“贱人,你给本少爷闭嘴。”

  “大丈夫敢作敢当,你就是个缩头乌龟!”

  “闭嘴,本少爷让你闭嘴,你耳聋了吗?”他走向前,狠狠地踹她,“本少爷让你胡言乱语,看本少爷不踢死你。”

  绿衣美人毫不畏惧,依旧愤恨的诅咒道:“恶霸,你杀我夫君,毁我清白,定然不得好死!”

  胖球少爷本就不甚清醒的脑袋,被刺激的理智全无,他机械的踹着地上的人,压根没有看到她已经奄奄一息了。

  “少爷,住手。”

  管家终于忍无可忍,他挡在那个可怜的女人的前面,强硬的阻断了暴行。

  “滚开。”

  “少爷,容老奴多言一句,请你和夫人速速收拾好包袱,老奴尽快送你们出府。”

  胖球少爷气喘吁吁的瘫坐在椅子上,喘着粗气道:“你个老东西耳朵是不是聋了?本少爷方才说过多少遍了,本少爷是侯府的主子,轮不到你个老东西在本少爷的面前指手画脚!”

  “老奴的主子是候爷,现下老奴奉侯爷之命行事。”

  胖球少爷嗤了一声,“侯爷是谁?那是我爹!”

  “少爷,老奴再问最后一遍,您当真不走?”

  “本少爷说了不走就是不走!”

  管家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他面无表情的说,“少爷既然如此冥顽不灵,就莫怪老奴手下无情了。”

  他向前走了一步,胖球少爷凶神恶煞的问,“你想做甚?”

  管家不言语,只是沉默的逼近他。

  “混账老东西,你想以下犯上?”

  管家淡淡的道:“老奴奉侯爷之命行事,不存在以下犯上。”

  胖球少爷忽然哭着大叫道:“娘亲,救我啊!”

  “是谁要动我的轩儿!”

  胖球少爷见到救星来了,立马像是打了鸡血一般,变得耀武扬威起来。

  他急忙站了起来,跑到余三娘的身边,可怜巴巴的告状,“娘亲,这老东西非要把我们赶出去,还说是奉了爹爹的命令。”

  余三娘闻言,顿时声色俱厉的道:“放肆,主子们的事情,岂容尔等贱奴插手!”

  管家神色不变,不慌不慢的反驳,“夫人,侯爷已经写了休书,您现下已经不是候府的夫人了,还请夫人和少爷速速离开候府。”

  “你放肆!”

  管家老神在在,“您和少爷若是再死皮赖脸的赖在候府,老奴只怕会更加的放肆。”

  本想给他们留几丝薄面,奈何他们不领情,那他也不必闲吃萝卜淡操心了。

  余三娘气的后退了两步,可是却没有人扶她。

  她气急败坏的对着旁边的小妾们吼,“都死站在那里做甚,没瞧见本夫人身子不舒服吗,还不赶快扶本夫人回房歇息。”

  “慢!”管家轻呵道:“来人!”

  只见小厮们皆拿着木棍走了过来,将他们围成一个圈。

  余三娘勃然变色,她暴跳如雷,大发雷霆道:“你这贱奴想要做甚?”

  管家冷漠的道:“送夫人和少爷出府!”

  “少爷~少爷~”小妾们哭的是肝肠寸断,好不凄惨。

  除了绿衣美人。

  管家被吵得头疼,冷着脸道:“你们也可跟着少爷离开。”

  话音未落,空气突然变得安静下来,刚才还哭的声嘶力竭的美人全都面无表情的看了胖球少爷一眼,尔后转身离开。

  胖球少爷傻眼,这是啥情况!

  “美人,你们这是何意?”他气急败坏的道:“为何不跟着本少爷离开!”

  红衣美人冷言冷语,“我们姐妹宁愿在候府老死,也不愿跟着你颠沛流离!”

  胖球少爷备受打击,“你们这些贱人!”

  紫衣美人呸了他一口,“我们再贱,都没你贱!”

  胖球少爷恼羞成怒,恨不能杀了她们。

  “请离开!”

  小厮们全都凶神恶煞的瞪着母子二人,素日里,他们可没少被折磨,今日终于扬眉吐气了一回。

  “你们这些贱奴!”

  结果,胖球少爷被毫不留情的扔出门外,余三娘急忙跑了过去扶着他,心疼的问,“轩儿,你可还好?”

  “娘,”他委屈极了,突然大哭起来,哭的是上气不接下气。“儿子不想离开候府,你去求求爹爹,别让他赶我们走!”

  余三娘正想开口,就听见一阵匆忙的脚步声传来。

  “大伙快点哟,听说那恶霸世子今日便会被赶出候府,大伙快去瞧一瞧哟。”

  胖球少爷闻言,惊慌不已。

  余三娘赶忙扶起他,急声道:“轩儿,此地不宜久留,咱们还是先走吧。”

  “可是…”

  余三娘急不可耐的道:“别可是了,赶紧走!”

  他们方走两步,就瞧见一群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,不知是谁喊了一声,“快看,他们在那儿!”

  下一霎,烂叶子臭鞋子全往他们身上招呼,砸的胖球少爷惨叫不断。

看过《贤妃很忙》的书友还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