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28章 间接报复


  餐厅。

  “今天坐大堂?”说话的青年压低了嗓音,看了一眼向后面走去的明二少,对着身侧的同伴道:“二少这是要搞事?”

  “闭嘴吧,一会就知道了。”同伴谨慎多了,低声警告了一句。

  虽然消息被压下来了,可听说之前明二少去弋州吃了亏,据说还被人拿椅子开瓢了,这可是在上京横行霸道的明二少,不管对方是什么人,都不是他们能得罪的,省的犯了忌讳。

  “我明白。”青年也知道轻重。

  休息室门口,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来回走动着,眼中不时有精光闪过,当听到走脚步声时,男人连忙收敛了脸上的算计和贪婪之色。

  “二少。”明忠平满脸谄媚笑容的迎了过来,微微躬身,“听说二少喜欢喝大红袍,我前段时间机缘巧合的买了一点,虽然比不上二少那里的,就当是润喉解渴。”

  “不用,我交待你的事做好了就行。”明康眼中有着阴狠的厉色一闪而过,面容狰狞了几分。

  在上京这地界上,明康还从没有吃过这么大的闷亏。

  明家和蒋家不合,但两家的小辈之间却没发生真正的冲突,蒋家大少蒋睿泽和明康的大哥明禹一样,都是被当成继承人培养的,自然不会出现在纨绔圈子里。

  蒋家的一对双胞胎:蒋涵是个姑娘,明康再仇视蒋家也不会对女孩子下手。

  至于蒋轶浩,明康倒是和他有过几次冲突,可蒋轶浩有武道天赋,身手甚至强过那些专业的保镖,别说明康的这些跟班看到蒋轶浩就犯怵,就是无法无天的明康也有些的忌惮。

  蒋轶浩虽然也在上京的顶级圈子里,但更多的时间都在训练,他和明康之间颇有王不见王的趋势,这也导致明康是一人独大,偏偏他在方棠身上吃了这么一个闷亏!

  “二少,你放心,韩英的照片和视频都在我手里攥着。”明忠平巴结的笑着,他自诩是明家的旁系,可实际上血缘关系已经远到要往祖辈追溯七八代才能找到一点关系。

  之前,江大海一家子自称是袁家人,至少袁母也算是袁家的旁系,虽然早就出了五服,但比明忠平的要好一点。

  明康很满意明忠平的识时务,高傲的点了点下巴,“只要你做好了,北苑那个项目就交给你来做。”

  明忠平脸上是毫不掩饰的狂喜之色,激动不已的鞠躬道谢,他也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会和上京明家二少搭上关系,这绝对是自家老祖坟冒青烟了!

  而另一边,餐厅门口。

  方棠看着眼前古色古香的四合院,门楼黑底金字招牌上龙飞凤舞的三个字:一笑园。

  餐厅的名字取自苏轼的《老饕赋》最后一句:先生一笑而起,渺海阔而天高。满足了口腹之欲,自然心情好了,所以天高海阔,人生圆满。

  一路上徐旭都有点心绪不宁,差一点撞到停下来的方棠身上,“小棠姐?”

  “这是会员制餐厅,不招待普通客人。”方棠低声回了一句。

  韩英再婚的丈夫在弋州经营房地产业,公司规模比起韩家强一些,但放到弋州都不算什么,更别说在上京了,对方绝对没资格进入一笑园用餐。

  徐旭年轻的脸上顿时染上了戒备之色,他一开始只以为是母亲韩英想见自己一面,此刻却有种来者不善的阴谋感。

  “进去再说。”方棠拍了拍徐旭的肩膀,两人向着门口走了过去。

  门边的侍应生立刻迎了过来,“两位客人中午好,请出示会员卡。”

  因为是会员制的餐厅,常来的客人都有固定的包厢,喝什么茶、喜好哪种水果、糕点,包括忌口什么的餐厅也都有记录,给客人宾至如归的舒适感。

  “约了人。”方棠报出韩英的名字,侍应生立刻将两人迎了过去,“两位这边请,韩女士订的是六号桌。”

  “小旭!”坐在餐桌边的韩英站起身来,激动的喊了一声,嗓音有些的大人,让同样在大堂用餐的客人不由眉头一皱。

  “这位女士,麻烦声音小一点。”一旁的侍应生小声的提醒了一句。

  韩英原本性格就柔弱,此时更是涨红了脸,怯懦的点了点头,察觉到四周客人那打量的目光,更是紧张的手脚都不知道放哪里了。

  方棠和徐旭都看出韩英的不同,以前她和徐荣昌在一起,虽然吃穿用都很好,但并不奢华,看起来有些的朴素。

  但今天的韩英不但将头发烫成了小波浪卷,妆容也有些的浓,佩戴着一套钻石首饰,灰色羊毛上衣下是一件黑色皮裙,华贵的装扮和她的性格不符,看起来有些的不伦不类。

  “小旭,我……”韩英不安的看了一眼徐旭,对上他冷淡疏离的表情,韩英张了张嘴想要解释,却又不知道从哪里说。

  “你是自愿再婚的吗?”徐旭开口打破了平静,看韩英这精心打扮的妆容,徐旭就知道她也是愿意的。

  面对儿子的质问,韩英有些难堪的低下头,她是不愿意的,毕竟她还想着等明家的事情结束之后,再和荣昌复婚,现在离婚也好,分隔财产也罢,都是权宜之计。

  但听到家里人的劝说,知道他们都是为了自己好,韩英又有些的动摇。

  再加上徐荣昌在离婚这件事上的果断坚决,让韩英有些的受伤,夫妻这么多年,他还怀疑自己的人品,竟然认为自己是因为他残废了就要离婚,难怪大哥说徐荣昌只是将自己当成了免费的保姆。

  徐旭压抑下眼底的失望,一字一字生硬的开口:“如果是舅舅他们逼迫的,你可以留在上京,小棠姐和古家认识,有古家出面施压,谁也不能强迫你。”

  古鄞身为古家家主,弋州的州长,他也许还需要顾虑一下林氏和州卫这边,但韩家这样的小家族,古鄞只需要打个招呼,韩家就绝对不敢乱来。

  或许是听出徐旭声音里的迁怒,韩英抬起头急切的解释起来,“没有人逼我,小旭,你不要乱来,你舅舅他们都是因为关心我。”

  “关心你?在你和我爸离婚不到半个月就逼你再婚,这是关心你?”徐旭声音猛地拔高了几分,愤怒的看着坐在对面的韩英,这是他的母亲,可徐旭在韩英身上再也找不到过去那种关爱和温情。

  “小旭,你站在你爸爸的立场所以很生气,可你舅舅他们只是站在我的立场上为了我考虑。”韩英柔声的解释着,大哥只是不想自己下半辈耗在一个残废身上,尤其荣昌对自己并没有多少夫妻情分。

  韩英很感动韩大国他们为了自己考虑,将心比心,如果小旭以后的妻子残废了,身为母亲韩英也想徐旭在离婚之后可以寻找到幸福,这就是帮亲不帮理。

  当然,看着愤怒的徐旭,韩英并不怪他,只是心里有些的失望。

  大哥说的对,在小旭心里他父亲才是最重要的,自己这个母亲付出的再多,可小旭却半点不会为自己考虑,他只会一味的责怪、怨愤、迁怒。

  “多说无益。”方棠安抚的拍了拍徐旭的胳膊,清冷的目光看着浑然不认为自己有错的韩英,“离婚时徐指挥补偿给你的五千万还在吗?”

  从内心深处徐旭还是想要挽回,忍不住的问道:“妈,钱是不是被舅舅他们拿走了?你到现在难道还相信外公外婆他们,不愿意相信事实吗?”

  “徐旭,那是你亲舅舅,是我亲大哥,这个世界上最关心照顾我的人,比起你爸和你还要在乎我!”韩英也怒了起来,疾言厉色的看着诋毁韩家人的徐旭,对这个儿子也愈加的失望。

  徐旭怔怔的看着发火的韩英,半晌后,浑身的力量似乎都被抽走了,神色里一片颓然,不再做任何的争取。

  “你今天找小旭干什么?”方棠直截了当的问道,连钱都被韩家人拿走了,韩英依旧坚定的认为韩家是为了她好,所以说再多都是浪费口水。

  “英子。”就在韩英要开口时,明忠平满脸笑容的走了过来,一手揽过韩英的肩膀,低头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,这才热情的问道:“这就是小旭吧,常听你妈妈说起你来,果真是一表人才。”

  或许是不习惯大庭广众之下和男人这么亲密,又或许是因为当着徐旭的面,韩英脸羞赧的红了起来,赶忙拉着明忠平坐了下来,“这就是小旭,小旭,这是你明叔叔。”

  “小旭,你好。”明忠平坐下之后,一手却依旧亲密的握住了韩英的手,看向她的目光充满了款款深情。

  明忠平笑着继续道:“我和你妈妈是高中同学,高中时我就暗恋英子,高考时还特意留了几道大题没做,就是为了和你妈妈能上同一个大学,没想到你妈妈高考超常发挥考到了外州的大学去了。”

  韩英脸上不自觉的露出喜悦的笑来,她和徐荣昌结婚这么多年,说是豪门贵妇,可在家里却要洗手作羹汤,家务也需要自己来做。

  徐荣昌只将自己当成了免费的保姆,从没有说过什么温情的话,更不会这样体贴和温柔。

  但和明忠平在一起,韩英才知道原来这才是恋爱的感觉,被人放在掌心里呵护着,每一天都有惊喜,每一分每一秒都这样幸福。

  就连姐都说自己命好,能和明忠平这样的好男人再婚,否则凭着他明氏老总的身份,多少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找不到,何必找自己年过四十的中年女人,只是因为是真爱,是感情,所以他才会选择自己。

  徐旭看着故意和韩英亲热的明忠平,眼中一下子迸发出仇恨的火焰,这个男人是故意的!

  方棠一手按住了徐旭的手,冰冷的目光看向明忠平,冷声问道:“你和上京明家是什么关系?”

  如果在弋州遇到明忠平,方棠不会想到明家。

  但这里是上京,而且一笑园是会员制,明忠平的身份还不够资格成为这里的会员,所以这一切都指向明家。

  徐旭一怔,刚刚太过于愤怒他根本没想到明忠平可能是明家的人。

  “英子,这位小姐是?”明忠平状似不解的问了一声,可看向方棠和徐旭的眼中却充满了挑衅和恶意,足可以说明他和明家的确有关系。

  “长源方家的女儿,方小姐和荣昌认识。”韩英提到方棠神色依旧有些的不悦,如果不是因为她,荣昌就不会得罪上京明家,也不会被人打断了双臂双腿,方棠才是罪魁祸首!

  可面对这样显而易见的事实,荣昌和小旭不但没有仇视方棠,还和她交好,这也是韩英不满徐家父子俩的地方之一,他们仇视韩家,防备着她的家人,却对方棠这个凶手和颜悦色!

  “方小姐你好。”明忠平故意抬起韩英的手,低头亲了亲她的手背,这才笑着回答道:“据说我祖上和上京明家是一家,不过这么多年传承下来,血缘关系早就淡了。”

  对上京明家而言,有能力的旁系会得到重用,但明忠平这样的,只不过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总,明家根本不放在眼里,要不是因为徐荣昌的关系,明忠平一辈子也不可能和明二少搭上话。

  “你找上我妈到底有什么目的?”徐旭仇视的目光死死的盯着笑面虎一般的明忠平,别说他姓明,就他说的暗恋在徐旭看来也不过是糊弄人的噱头。

  韩英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咄咄逼人的徐旭,刚要开口却被身侧的明忠平给阻止了。

  “我来解释,小旭只是一时接受不了你再婚,别和孩子生气。”明忠平温柔的劝了两句,韩英点了点头,忠平他果真爱自己,所以才会这样包容小旭的任性。

  方棠视线扫过大堂,最后停留在最东边的一桌客人身上,一群年轻的男女,看着都贵气逼人,只不过没有看到明康。

  “小旭,我是真心喜欢你母亲的。”明忠平深情款款的表白。

  他虽然也年过四十了,可男人四十一枝花,更何况明忠平注重保养,身材不错,穿着笔挺的西装,看起来精神勃发,坐在一旁的韩英如同小女孩一般红了脸,心里却像是吃了蜜一般的甜。

  “够了,你这话骗不了我!”徐旭暴躁的打断了明忠平的话,冷笑着开口:“你喜欢我妈哪里?是脸是身材还是脑子?或者是看上了韩家的背景?”

  徐旭这话听起来很冲,似乎看不起韩英,可却也是大实话,韩英都四十岁了,身材也发福了,和徐荣昌结婚这十多年她过的衣食无忧,所以看着不显老。

  可四十岁的中年女人别说和十七八岁的小姑娘比,就说和一旁的方棠比起来那也是天壤之别。

  更不说韩英没什么脑子,气质也普通,而韩家是什么情况?相信同样经商的明忠平也清楚,所以他嘴上说的再深情,在徐旭看来也不过是天花乱坠的谎言而已。

  “小旭?”韩英不敢相信的看着这样贬低自己的徐旭,这是她的儿子,她含辛茹苦养了十七年的儿子,可在小旭眼里自己这个母亲竟然一无是处?

  原来不仅仅是徐荣昌将自己当成免费的保姆,连小旭也是这样!

  “小旭,我不准你这样说英子!这是你的母亲,也是我的妻子,我不准许任何人侮辱她,即使是你这个儿子!”掷地有声的怒斥声响了起来,明忠平板着脸,身上透着一股威势,这护短的态度让韩英一下子感动的红了眼眶。

  方棠看出一点门道来了,如果徐指挥和小旭都在乎韩英的话,那么他们必定会因为韩英而伤心,这是明康的报复,虽然只是间接的,但比起粗暴的武力,这样的报复更为伤人。

  侧目看向因为愤怒而赤红了双眼的徐旭,方棠可以肯定明康的报复成功了一半,韩英再婚的事在徐旭心里划下了一道无法愈合的伤口,至少短时间之内这个伤一直存在。

  “忠平,我们回去吧。”韩英哽咽着,擦了擦眼泪,不再看徐旭一眼。

  大哥说的一点都不错,小旭和徐荣昌一样都是自私自利的性格,他们父子没有一个人在乎过自己,感恩过自己这些年来的付出。

  “好,我们回去。”明忠平伸手霸道的搂住了韩英的肩膀,带着她离开了,好似要保护她免受徐旭的伤害。

  徐旭坐在椅子上没有动,直到听到门口侍应生的那一句两位客人走好,欢迎下次再来的话,徐旭这才嘶哑着声音开口:“小棠姐,你替我查一下明忠平。”

  徐旭不想让还在治疗的徐荣昌知道这一切,所以他只能拜托方棠帮忙。

  “你等我一下。”方棠拍了拍徐旭的肩膀起身直接向着最东边的一桌走了过去。

  刚刚韩英和徐旭争吵的声音不算小,大堂用餐的客人都听到了,或许是国人爱看热闹的性格,大家都侧耳听着,都没有让侍应生过来阻止。

  “这位小姐,你这是?”一个纨绔对着方棠吹了个响亮的口哨,色眯眯的目光打量着方棠,还真别说这姑娘虽然五官不算绝美,可这清冷的气息让人心里头痒痒的,生出一股征服欲来。

  方棠直截了当的问道,“明康呢?”

  也许有客人会选择在大堂用餐,但绝对不会是眼前这些人,而且他们这一桌的菜都端上了,可并没有人动筷子,关键是面向南面的主坐还空着,这说明他们这一桌还有身份最尊贵的一个人没有过来。

  在场的纨绔多少都猜到方棠和明康是有过节的,毕竟刚刚也听到方棠提到了上京明家,可他们没想到方棠竟然敢直呼明二少的名字,这冰冷的态度明显不将明二少放在眼里。

  “在上京也敢这么狂,不知道是谁给了方小姐这份勇气?”阴冷的声音从楼梯口响了起来,明康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走了下来。

  “二少。”在座的纨绔纷纷站起身来,方棠狂,那是她无知,在场这些人可不敢对明康不敬。

  方棠清冷的目光看着一脸挑衅的明康,冷声一笑,“我以为明二少至少敢作敢当,没想到你不对我出手,只敢对一个离婚的女人,对一个高中生出手报复,明二少吃柿子捡软的捏的做法让人长见识了!”

  刷的一下,明康的脸瞬间铁青,对他们这些纨绔而言,有仇报仇!有怨报怨,当面了结恩怨才爽!也符合他们纨绔的身份。

  身为上京明家二少爷,却不敢当面报仇,只能背后阴人,这传出去了,只会让人以为明康怂了。

看过《实力宠妻:天才修复师》的书友还喜欢